东阿阿胶的“至暗时刻”:价格飞涨与股价跌停个股频道

/ / 2015-10-25
让人感到意外的是,秦玉峰却说,这恰恰是东阿阿胶顺势而为、有意识地不断推动利润向最上游传导增加的2亿元中,相当...

  让人感到意外的是,秦玉峰却说,这恰恰是东阿阿胶顺势而为、有意识地不断推动利润向最上游传导——增加的2亿元中,相当一部分转移到养殖户手里,养驴的利润在部分地区已然超过养牛、养猪。在秦玉峰看来,“如果毛驴没人养了,驴皮越来越少,传承千年的阿胶产业必将‘无米下锅’而不复存在”。

  此后,驴皮价格持续攀升,2014年涨至300元/kg,2016年一路攀升到500元/kg。这一年,秦玉峰迎来了全国各地一百多个养殖企业,其中不乏许多煤老板、房老板,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——商讨养驴以及驴皮收购。

  彼时的秦玉峰信心满满地制定出“双百万计划”,即在蒙东辽西和聊城建两个百万头驴养殖基地。“中国农业只有借道资本市场,形成富人养驴、资本养驴的大格局,才能真正实现规模化、标准化、现代化,对接下游工业产业。”

  在“价值回归战略”下,经过价格杠杆的撬动,无论是下游阿胶还是上游毛驴养殖,都开始具备了投资价值。阿胶产业迎来了一个面向资本市场的窗口期。此时此刻,秦玉峰上任时面临的三大难题被产业的复兴所缓解。

  可少有人能察觉的是,阿胶价格一路飞涨却为今天东阿阿胶陷入新的困局埋下了隐患。

  消费承受力边界

  2018年12月初,经济观察报记者走进一家位于东阿县阿胶街、与东阿阿胶近在咫尺的阿胶专卖店。当时正值东阿阿胶最后一次涨价之前,阿胶块市场统一零售价为每斤2998元。可这家专卖店老板从柜台中掏出一盒红标500克阿胶块说,这盒售价只有1680元,想要多少都有。记者接过来仔细一看,这盒阿胶的生产日期为“2016年”,是其在两年前的囤货。

  原来,尽管每盒阿胶包装上都标有3到5年保质期,但整个行业都流传着“陈年阿胶会去除燥气,入药更有效”的说法。任何商品一旦具备可长期储存和价格持续看涨两大特点,就像茅台一样,渠道商们自然争相囤积居奇、待价而沽。

  正如秦玉峰所说:“渠道原本靠囤货来盈利,我们涨价所有渠道商都盈利,因为阿胶保质期是5年,如果经销商囤货,差价收益就比较大。”

  阿胶18次提价抬高了渠道商对未来市场的预期,就像房子买涨不买跌,每次涨价都激发渠道商疯狂囤货。这一方面使渠道商在之后销售获得了更多利润,一方面也驱动着东阿阿胶业绩的增长。

  伴随着阿胶块从最初一斤二三百元到突破3000元大关,东阿阿胶营收也从2005年的9.4亿元增长至2017年的73.72亿元,增长了7.84倍;净利润从2005年的1.14亿元增长至2017年的20.44亿元,增长了17.93倍,年复合增长率高达20%以上。

  可是,市场上东阿阿胶很少能真正兑现所标明的统一零售价。因为渠道商总是把几年前的低价库存放到柜台上、比照今天的零售价打折出售,高价变现。位于济南高新区一家东阿阿胶代理商表示,仓库中仍然存有一定数量四五年前的存货,因当时进价便宜凡买3斤及以上者可按7折优惠。

  山东省阿胶行业协会一位专家介绍,作为行业龙头,东阿阿胶“涨价—囤货—再涨价—再囤货”模式影响着整个行业——几乎每个企业所属的渠道商都因其连年涨价而积压了大量库存。据他所知,部分阿胶企业即使一年不生产,积压的库存也消化不完。

  毫无疑问,在“价值回归战略”下,无论是上游毛驴养殖还是下游阿胶制造,均一度空前繁荣。但只有业内少数人才真正明了,产业繁荣是建立在寅吃卯粮、透支未来消费的基础上。价格高涨、产业繁荣的背后早已形成一个巨大的堰塞湖:一方面,涨价对赌的是消费者的承受力,这种承受力并非没有边界;另一方面,渠道商多年来不顾实际消费而积压的库存短时间难以消化,即使再次涨价也无力囤货;再者,良莠不齐的竞争对手入市,假冒伪劣、粗制滥造等恶意竞争抢夺着越来越小的市场空间。

  东阿阿胶高级副总裁刘延风表示,过去十几年阿胶品类快速发展,竞争者众多,过去一两年行业出现过度竞争,一些竞争对手把价格降到东阿阿胶的一半,市面上“买一赠多”的行为比比皆是。

  目前,阿胶业第二大品牌福胶与东阿阿胶的阿胶块在市场上相差千元左右,其他不知名阿胶企业价格差距更大。山东省阿胶行业协会会长李贵海指出,近年来,阿胶企业销量与利润都在走低,部分生产阿胶的企业甚至连年亏损。可大量没有诚信的企业利用市场监管的空白,通过假冒伪劣、以次充好维持低价与利润。

1
港股美股
配资开户公司 配资开户平台 配资炒股公司 配资炒股平台 股票配资公司 股票配资平台 配资开户公司 配资开户平台 配资开户 配资炒股公司 配资炒股平台 炒股配资公司 炒股配资平台 股票配资公司 股票配资 配资平台 配资公司 配资炒股 股票配资平台 股票配资 期货开户 股票配资